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

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

宣信之四重的福音


  宣信根據他對主的經歷,整理了四個要點,並且公開傳講這些要點,做為他工作的獨特教訓和信條。這四個要點就是:基督是救主、聖別者、醫治者、和要來的君王。

基督是救主

  宣信認識基督是他的救主,這成了他基督徒生活第一個柱石。帶人得救是他一生的負擔,正如他在一首詩歌中所表達的:

   拯救與服事是我們的標語;
   為人而活並為祂而活;
   親愛的主,
   幫助我們對你有真實的信靠,
   好來服事我主並拯救失喪者。


  關於基督是救主,宣信所強調的,乃是藉著簡單的信,而有重生的經歷,以及罪得赦免,而有喜樂的確據。在得救之後,所有的信徒都得著鼓勵,無論在家中或在國外,都能過一個對福音滿有託付的生活。

基督是聖別者

  因著當時許多人裡面產生一種屬靈的不滿足,宣信就開始強調基督是聖別者。他帶領人一同進入「基督在你裡面成了榮耀的盼望」這個奧祕。

  宣信說:「重生,就像人蓋了一棟很好的房子。聖別,就像人住在這房子裡,讓整個房子充滿了喜樂、生命、與美好。」這聖別的教導,幫助了許多被傳統宗教規條所束縛的信徒,叫他們過被聖靈充滿的生活,而有一種滿足的喜樂與自由。

   宣信嚴厲駁斥當時盛行的完美主義。他強調聖化並非這主義所提倡的無罪,也不是指人的好道德、好性格、或者其他的美德。他說:「聖並非人自身慢慢養成的一種 性格,聖乃是與主耶穌基督聯結;這聯結就如主在葡萄樹和枝子的比喻裡所描述的,是那麼的完全,又是那麼的親密」。聖化是遠離罪,是對上帝的奉獻與降服,是與上帝的樣式和旨意的和諧一致。真實的聖化,產生對神並對人那超越的愛。

  宣信說,聖化不是作出來的:「我們不需要慢慢的、痛苦的攀登那神聖的高處,相反的,我們乃是接受那一位全聖的主」。他還說:「我們一定得看見耶穌就是聖別我們的這一位。」「當我們被聖靈所佔有,我們就一同有分於神聖的性情。 無論是誰,若是能與上帝有這樣的關係,那是一件何等神聖的事。也就是說,一個卑賤的、最不引人注目的造物,竟然與神一同在寶座上,何等的希奇!」

   宣信很享受奧祕派(如蓋恩夫人和芬乃倫神父)的著作,也深受寂靜教徒(Quietists)文字的吸引。他也很欣賞他們那種聽禱(listening prayer)的訓練,這是在讀經時,向主的話敞開的一種操練。他們深深覺得,人對聖別者真正的認識,就是魂中經歷那安息日的安息。

  宣信看見聖別一面來自於處理重大的危機,另一面,是一種日常生活持續的經歷。他說:「我要學習每一秒鐘都從主支取屬靈的生命;當我呼吸時,我將祂吸入,也將我呼出;每時每刻為著我們的靈,每時每刻為著我們的身體。」

基督是醫治者

  宣信相信身體的醫治,能藉著救贖的恩惠 ── 信心而得著。他說:「從疾病裡得釋放,是包括在救恩裡,也是根據以賽亞書五十三章45節,馬太八章1617節,以及雅各書五章1416節,而給所有信徒的權利。」

   因這教訓,使宣信和一些更保守的福音派人士產生了很大的距離。有些人指控,他的教訓使將來身體的得贖失去了該有的價值。有些人進一步指控,他帶領年輕信徒罔顧對身體的正當照顧,並灌輸他們反對醫藥的信仰。無論如何,宣信仍然持守對神醫的確信,但他還是認為神醫是次要的;最重要的乃是傳福音給失喪的靈魂, 並鼓勵人過被聖靈充滿的生活。

基督是要來的君王

  四重福音的第四面,乃是認識基督就是要來的君王。宣信和他的追隨者一致認為,根據馬太福音二十四章14節,關於主的再來,尚未應驗的最大預言和條件,就是全地福音化。宣信說:「每一個人必須要有得 救的機會,基督的新婦也必須是從各國、各族、各語言召聚一起的,就是外邦人數目的添滿,也是迎接主再來的完滿預備」。這樣的信仰,乃是宣道會能在國內或國 外推廣福音工作的動力。

宣信創立宣道會


   宣信一面宣揚他「全備的福音」信息,一面受到許多基督徒的批評。在一八八七年,他和全地有同樣看見的基督徒組成了基督徒聯合會(the Christian Alliance),一同追求更進深的基督徒生活。兩年之後,因著某些國家的宣道工作,有了迅速的發展,他成立了福音宣道聯合會(the Evangelical Missionary Alliance),來應付這個特別的需要。

  一八九七年,這兩個聯合會合併成為基督宣道聯合會(the Christian and Missionary Alliance,簡稱宣道會)。

   宣信成立宣道會的本意,不是要形成獨立宗派,而是要產生基督徒中間的交通、結合、或是聯合,盼望大家對於上帝更深的事物以及福音有相同的渴慕。宣信說:「我們是以世界性宣道工作為目的的基督徒聯合會,這聯合會是完全高舉基督的,祂 ── 昨日、今日、直到永遠都是一樣的。盼望這個聯合會能帶領上帝饑渴的兒女,來認識那能帶給他們靈魂體三部分之神聖祝福的產業。同時盼望這個聯合會也能鼓勵並激動上帝的百姓,在國內那些沒有教會的地方,以及國外正在滅亡中的外邦地土上,作這個世代所忽略的工作。」

  宣信盼望這個聯合會只是提供一 些交通,他非常小心,以免這聯合會發展成一種組織派別。當人數增加之後,他們盼望初信者都有一個屬靈的家,於是有了受浸、和擘餅。無論如何,宣信一面不讓這個聯合會發展成一個宗派;另一面,也提供了「監督」或牧人給各地方,來滿足當地信徒的需要。

   漸漸的,宣信的工作量增加了,並且也經常旅行。他這一生所力行的經節是:「萬軍之耶和華說,不是倚靠勢力,不是倚靠才能,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。」(亞四6

  這位勞苦的宣信,決心傚法保羅,在福音工作上不收任何金錢,拒絕接受任何的薪水,防備不讓自己有任何的貪心或欺詐。他也拒絕接受榮譽博士的頭銜,他不要任何的榮譽,免得他被高舉,過於弟兄中最小的一個。

  宣信雖然非常忙碌,他總是分別時間來禱告讀經。他說:「我們的生活不能像坐快車、吃快餐一樣,我們必須在至高者面前,持守安靜而隱密的生活。我們必須在主面前等候,使我們從新得力,如鷹展翅上騰;好叫我們再回到生活裡,就能奔跑卻不睏倦,行走卻不疲乏。」

  在禱告方面,宣信鼓勵信徒們思考主如何回答門徒有關禱告的問題。主的回答很簡單:「去禱告。」宣信說:「學習禱告唯一的路,就是去禱告。我們在禱告中學習如何禱告。越禱告,我們會越知道禱告的奧祕。」

   宣信有一種恩賜,能帶領人一起進入(福音的)服事。他許多的同工,都是他親自傳福音帶得救的。說到服事,他說:「一個懶惰、遊手好閒的人,是不能服事 的;一個不結果子的基督徒,也是沒有藉口的。凡是願意為著神的事奉和神的榮耀,把自己交給神的,神的能力和工作就會臨到他身上。」

  宣信以及宣道會工作的焦點,是在為上帝得著許多的人。他們認定基督若要再來,福音必須傳遍全地。

  為此,他們在紐約州的 Nyack 成立了聖經宣道訓練學校,好訓練一批人到國外宣道,或是在國內學習服事。宣信是這個行動的監督,他不斷的為弟兄姊妹禱告,也指導他們如何在當地服事。

   宣信寶貝聖經,認為聖經是基督的畫像,他說:「有一次,我看到一份美國憲法,很有技巧的刻在一個銅盤上,近看不過是一份文件,遠看卻是喬治華盛頓的肖像。 文字逐漸的消失,華盛頓的面貌慢慢的浮現出來,過不久,我只看到這個人,卻看不到文字,也看不到理念。這使我想到,當我們來讀聖經,以及領會神的思想時, 我們從其中所看見的不是理念,也不是道理,而是一個愛的臉孔照耀出來,這就是耶穌自己作了我們的生命、源頭,以及同在的扶持。」

  宣信對耶穌的那種熱愛,實在能摸著人的心。慕迪說:「沒有一個人能像宣信那樣摸著我的心。」他享受基督內住的同在,他所活的,與他所教導的是一致的。陶恕說,宣信能使神學歌唱起來:「在他的口中,道理變得那麼的溫暖、那樣的活潑。」

  宣信創立一個出版社,發行了一份超過四十年之久的週刊,以及一份宣道報。他寫了超過七十本的書籍,此外,還有許多福音單張和小冊子。

   宣信是一個多產的詩人,他寫了許多詩歌。他在這些詩歌中高舉主的名、教導內住的生命、宣揚福音並鼓勵人傳福音。他藉著這些詩歌,帶領人進入更深的生活。 譬如,「主,求你向我吹聖靈」〈210首〉和「在曠野加低斯」〈202首〉。他寫了一些對付老我和過十字架生活的詩歌。還有,他的詩歌強烈的呼喚乾渴的人來到生命的活泉這裡。他也寫了一些關於屬靈爭戰和主榮耀再來的詩歌。許多基督徒詩集都選錄他的詩歌,在我們的詩歌中就包含了三十餘首。

  宣信喜歡在信息的末了,用 一兩節詩歌作結束,來總結他的負擔。他的詩歌,大部分是經文的傳講。他能用經文編寫標語,也能使用或改編聖經用語,例如「唯有耶穌」,好作成標語讓大家來唱。

  最後幾年,宣信把大部分的工作轉給一些年輕、剛強的弟兄們。在一九一九年春天,他有一次輕微的中風,但不久又好了。在 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 ,當他為所有傳教士禱告一段時間之後,進入了昏迷狀態。這一次,他再也好不了了。隔天早晨,他在主裡息了他一切的勞苦。

宣信的新起頭


   許多人對於宣信經歷神醫這件事,抱批評和懷疑的態度,有的人甚至明確的拒絕他這種所謂「有問題的教導」。當他接受浸禮以後(按:他之前接受的是點水洗禮,而不是浸禮),更激怒了宗教人士。除此之外,他越來越感到乏力,因為他所牧養的會眾無法接納在街頭接受救恩的新移民。至終,他得著引導而離開了牧師這個有保障、有名望的職位。

  接著,宣信獨自開始在紐約市傳福音,他不但仰望主保守他的健康,也信靠主供給他每日的飲食。對他的妻子而言,這是一個很為難的試驗,她很難跟隨宣信這些「不切實際」的追求。

   宣信和一個七人小組開始為紐約市的福音禱告。這個小組一直在成長,開頭是週間在他家中聚集,至終租場所開始有主日聚會。這一群弟兄姊妹有一個負擔,就是把失迷的人帶到救主面前。他們在試驗和錯誤中學習,主一直祝福他們的勞苦,因此人數就增加了。在他們中間,從低階級到高階層的人都有。宣信在帶領的時候,脫離了從前阻礙他往前的保守傳統,而建立起一個屬靈的、滿有能力的聚會生活。至終,宣信所要的工作中心建立起來了,從這個中心打發許多工人出去。

   宣信對每個肢體都能盡功用很有負擔,他常常為此禱告,也鼓勵許多人進入這個負擔。藉著他對主的信心和奉獻,許多人被主興起來加入服事,但在服事之前,都必須要接受某一種訓練。他們常常舉行街頭聚會,建立救護工作,在醫院和監獄裡傳福音,為一些水手舉行特別聚會,開辦孤兒院和貧民診所,也在兒童、青少年和移民團體中工作。宣信出版了《遍地福音》(The Gospel in All Lands),這是北美第一份有插圖的宣道雜誌。宣信本人也受邀到一些大的團體中,例如開西大會(the Keswick conventions),講關於更進深的基督徒生活。他所傳講的,包括生命的豐富,醫治,家庭,以及各地宣道的福音工作。

宣信到紐約市


    在路易維爾市幾年後,宣信再次有一個負擔,要到一個更大的區域,甚至到地極去服事。他知道海外宣教是一個更大的需要,所以他想要發行一份新的雜誌,讓信 徒們知道海外工作的訊息。然而,他知道在路易維爾市從事這樣的工作是很困難的,這種工作必須在一個大的宣道區域中心才能實行。當他收到紐約市某一個團體的 邀請函之後,他就很清楚他要走什麼路了。

  當宣信開始在紐約市這個新的區域裡作工,他的勞苦一如往昔,所以,在他的教會裡有一些人開始有了復興,許多傳教士也加入他福音事奉的行列。

   然而,宣信仍舊為了這些富裕的會眾竭力奮鬥,盡力讓他們從封閉中走出來,向周圍廣大的需要敞開他們的心,但無論他怎麼作,似乎沒有什麼果效。他為海外宣教的負擔繼續努力,也因此付上了代價。他原本身體就不好,到了紐約一年多之後,他的身體越來越差,只好被迫離職休息。一位著名的醫生坦白跟他說,他的日子已經不多了,這叫他陷入極度的沮喪。

  在他去職修養的期間,參加了一個傳統形式的崇拜,聽到一個單純又屬靈的黑人講道,他的心靈「奇異的復甦了」,他覺得有某種程度的恢復,所以就回紐約繼續服事。因著他的健康並沒有完全恢復,雖然他才三十七歲,走起路來卻像一個疲憊的老人。

   毫無疑問的,當時北美許多風起雲湧的屬靈運動影響了他,包括芬尼和慕迪這些大佈道家的福音運動,聖潔運動(the holiness movement),五旬節運動(the Pentecostal movement),現代宣道運動(the modern missionary movement),連許多城市也興起街頭聚會和救護職事(rescue missions)。

  另一個著名的運動就是神醫,其中一 名大將是查理庫利醫師(Dr. Charles Cullis),他單單以信心的禱告來醫治他的病人。宣信參加了一次他所主持的聚會,對於他的教導有深刻的印象。在研讀聖經之後,宣信確信醫治是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工作之一,這應是向罪惡苦難的世界所傳遞之福音的一部分。宣信的特點之一,就是不以道理為滿足,他所要的是經歷。經過一段時間的禱告,主親自醫治了他,拯救他脫離早逝的陰影,為此他寫下這段話:

現今仍有一位大醫師,
 祂手滿有亙古能力,
在祂的命令下,
 我們的苦痛逃竄
    ── 我是醫治你的上帝

    因著宣信得了醫治,他成為一個具有影響力的神醫支持者。他恢復健康之後,繼續滿有活力的服事主達三十五年之久。終其一生,他都宣揚神醫,但是他還是將服事的重心擺在比神醫更大的真理──救恩以及基督徒生命的豐滿──上面。

  雖然宣信得醫治之後,沒有再經過什麼治療,但他並不堅持自己的看見和經歷,他反而勸告別人,如果對神醫沒有信心,就應該去看醫生。

  宣信支持各種聖靈恩賜的表顯,但不同意五旬節派的教導——認為說方言是得著聖靈澆灌的唯一證明。他對於五旬節運動的評語是:「我不能同意這個運動,雖然我承認五旬節派當中也許有一些上帝的工作。」



宣信認識基督的全豐全足


   宣信在傳福音的負擔上越來越強烈,他感到尋回迷羊的呼召一直在催促他,要他成為一個傳福音者。原來,宣信是一個自傲、以自我為中心的人;基督在他身上似乎只有一點點地位,他在生活和事奉中也沒有彰顯多少基督,所幸他接觸了懷特將軍,從他得到許多幫助。他也從柏曼(W.E. Boardman)所著的《更高的基督徒生活》(The Higher Christian Life)得著許多開啟。有一天晚上,在一次復興聚會以後,宣信和主辦了一個交涉,當晚,他經歷主的十字架對付他的舊人,他也看見了全豐全足的基督。

    宣信說:「從那時起,一個新的祕訣成為我一生的吸引、榮耀和力量」。這位稱他為義的基督,也要藉著聖靈來聖別他。現在他活在地上的確據,就是「一個奉獻給基督,並釘十字架的一生。」

     然後宣信寫了一首詩歌:

與基督同死何等的安適!
 脫世界、自己、罪惡,
與基督同活何等的超脫,
 祂生我裡供應我。

    宣信提出一個所有基督徒都要有的祕訣:「我們不能只停留在聖別的地位,我們更要活出基督」。他說:「長久以來我一直禱告,求主聖別我,有時我也覺得我經歷到了。我有了一種摸著,但怕它稍縱即逝,就想極力抓住它……最後,我還是失去了,因為我沒有抓住基督。」

  因著他寶貝基督是他的全豐全足,他寫了這首詩歌:

前要的是祝福,今要主自己;
 前要的是醫治,今要主而已;
前我貪求恩賜,今要賜恩者;
 前我尋求能力,今要全能者。

    宣信希望能和其他城市的牧師一同作傳福音的工作。他建議他們舉行更多的福音聚會,好得著這城裡一切失喪的人。宣信的建議簡直是對牛彈琴。牧師們拒絕了他的提議,因為他們害怕這會影響他們自己的服事。但宣信並沒有放棄他的負擔,藉著在教會裡一些人的幫助,他開始在主日晚上有享受福音詩歌的聚集。藉著這樣的聚集,他們帶領無數的人信入基督。宣信和他的同工們非常享受這種傳福音的工作。

  後來,他盼望有更大的場所來舉行主日晚上的聚會,所以他租了一個劇院,這使許多人感到震驚,也招來許多的批評。他從這個事例學了一個功課:若他要在負擔裡來跟隨主,他就要經歷宗教團體的誤會和逼迫。

   除了傳福音之外,宣信其他的時間都去看望人。有一次,他決定花一些時間等候上帝特別的充滿。雖然經過好幾個禮拜的禱告,他仍然感到不滿足。直到有一天,主向他說話,要他到某些人中間去,他裡面才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滿足。當時他說:「當我在信心裡來接受主,我就能尋見祂。然後,我進一步用我所得著的主,來成為人們的祝福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