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

2018年3月12日 星期一

摩拉維亞教會的受苦



    開始有五十年的時間,雖然到處一直有逼迫,但是他們卻過著比較和平的生活。但是到一五一五年,就是更正教在德國起頭的時候,教皇和皇帝聯合起來攻擊他們,差不多把他們全部消滅。後來,間中有容讓時期,但是難處仍然繼續到一五四八年,皇帝的敕令把數個人趕到波蘭,在那裡他們成立了一個大而興旺的教會。

    到一五五六年,新的皇帝接位之後,他們得到平安,於是弟兄們的教會就重斬建立起來,顯且分佈在波希米亞、摩爾維亞、和波蘭三省·到十六世紀末葉,他們的教會已把一本齊全的聖經給了所有的人民,也把教育培植到一個相當的地步,以致波希米亞的學校聞名全歐,並且大家都承認波希米亞的人民是全世界受教育最好的。一六零九年,他們有了波希米亞憲章,是首先給人信仰完全自由的。一六一六年他們出版《教訓的章則》,講到整個教會的組織。

    到弗萊德列二世(FrederickH)即位之後,事情忽然起了改變。一六二零年,在百拉格(PraSue)地方流血的那天,有二十七位作領袖的貴族被處死。以後繼有六年之久波希米亞一直是流血的地方,有三萬六千個家庭離開了那裡,人口從三百萬減到一百萬。弟兄們的教會也分散了。整個十七世紀,那裡的人只能在暗中敬拜上帝,並且成立了所謂的隱藏的種子。一直過了一百年,到一七二二年,他們再重新起頭。在那一百年中,只有上帝知道誰在受苦,但就是在那時期中,希望仍沒有完全消滅。

     摩爾維亞的教會最後一位監督康門紐(Comebuis)在一六六零年寫著說:「經歷告訴我們,有的時候,上帝讓某些教會被毀壞,但是這卻使別的教會被建立起來代替他們,或者使他們在別的地方興起來。或者上帝看為值得使一個教會在她原來的地方復活過來,或讓她死去,或者上帝要叫她在別的地方復興起來,這個我們不知道。……照著上帝自己的應許,福音總是要被那些受過上帝正常管教的基督徒,傳給地上其他的人民;因些像以前一樣,我們的損失將要成為世人的豐富」。

    在一七零七年耶斯克喬治 (GeorgeJaeschke),也說過相似的話。耶斯克是當時幾位真理的見證人之一。他的兒子是耶斯克米迦勒(Michael Jaeschke),孫子是奧古斯丁和稚各倪西爾(Augustin and jakob Neisser)。他們是頭一班帶著妻子兒女,離開本地去到主的守護所(Herrnhut,另譯賀恩莊或訖仁護特)的。耶斯克喬治在他八十三歲臨終的時候說:「好像現在弟兄們的教會已經到了盡頭,但是,親愛的孩子們,你們將要看見一個大的拯救,是剩餘的人所要得著的。我不知道這個拯救是將要臨到摩拉維亞這裡,或是你們必須離開巴比倫;但是我深信這個拯救不久必會實現。我有點相信你們需要離開這裡,有一個避難的地方為你們預備,在那裡你們能沒有懼怕地,照著主的聖言事奉他。」

摩拉維亞教會的教訓



    弟兄們合一的教會中,最寶貴的一點,是她的教訓。

    這不是弟兄們的真理,乃是他們的生活;不是他們的理論,乃是他們的實際;就是這個,給他們這麼大的能力。後來,更正教的人認識他們的時候,布西爾(Bucer)寫著說,在全世界上,只有你們把有益的教訓與純潔的信心聯合在一起。當我們把我們的教會與你們比較一下的時候,我們只有羞愧。但願上帝保守他所已經賜給你們的

    加爾文(Calvin)寫著說:我祝賀你們的教會,因為主在純潔的道理之外,還賜給你們這麼多豐富的恩賜,並且你們維持了這麼好的品行、秩序、和教訓。我們很久就知道這種組織的價值,但是用任何方法都不能達到。

    馬丁路德(Luther)也說:請告訴弟兄們,他們要持守上帝所已經賜給他們的,也不要廢棄他們的組織和教訓

    什麼是他們的教訓呢?在他們生活的每一件事情上,如買賣、娛樂、基督徒的事奉和作百姓的責任,他們都以主在山上的教訓作他們腳前的燈

    他們認為他們活著乃是為著事奉上帝,每一件事都是與此相輔相成的。他們的傳道人和長老,照管全體的弟兄姊妹,並且察看大家是否為著上帝的榮耀活著。全體都是弟兄相愛、彼此幫助、互相勸勉,過著安靜和敬虔的生活。

摩拉維亞教會的起源



    摩拉維亞和波希米亞(Bohemia),乃是奧地利(Austrian)帝國西北的兩個省份,與德國的薩克森(Saxony)接界。在第七第八世紀的時候,那裡的人先後從希臘教會和羅馬教會得著福音。因為希臘教會允許他們用當地的語言來講道,閱讀以他們的文字所翻譯的聖經,他們中間就有許多派別興起來,互相不斷的爭論。

    漸漸的,羅馬教會佔了上風,到第十五世紀初葉,波希米亞改毅領袖約主護村司(John Huss,另譯休斯),因講福音而被焚燒的時候(一四一五年),這裡就開始變成逼迫聖徒可怕的地方。在這個時候,那些仍然忠心於福音的人(多是約主護村司的工作和殉道忻興起的)就聚集在波希米亞東北部,肯瓦(Kurlwald)山谷中的一個村莊裡。

      在那裡他們有一段時間可以比較平安地生活。到一四五七年,他們被稱為基督之律法的弟兄們當他們的教會組成之後,被稱作聯合弟兄會合一的弟兄們United Brothren)。

認識摩拉維亞教會



    在本地和國外佈道有成就的,最顯著的例子,是摩拉維亞(Moravian)的信徒。按照比例來說,他們比任何基督教群體都作得多。如在英國和美國更正教的信徒,為著佈道所收集的奉獻,將要超過一千二百萬英鎊(等於他們實際奉獻的四倍),所差遣出去佈道的人,將要有四十萬之多---這數目超過了把福音傳遍全世界所需要的人數。

     在摩拉維亞的教會中,每五十八個有相交的人中間,就有一個到國外佈道的人;並且在本地每一個信徒,在國外就有兩個以上脫離異教而相信的人。這樣有果效的國外佈道工作,動機是什麼呢?當摩拉維亞的信徒認識這個大使命的時候,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十一至十二節那番感人的話,就成為他們的動機:就是我們的主受苦,激勵他們作工。從這預言中,他們喊出這樣佈道的口號:為著被殺的羔羊去救人,作他勞苦的功效。……假如我們使人的心對這位受死的救主充滿了愛情,如火焚燒似的受到激勵,基督徒間那種漠不關心的情形就會消失,基督的國度也就要顯現了。

     假如教會要興起來,並跟隨摩拉維亞弟兄們的腳蹤,我們就必須找出什麼是他們復興起來的原因,什麼是使他們作這麼多有效工作的能力,尤其是,什麼是上帝所安排的作工之路:如果我們沒有同樣的原因,我們也不會有同樣的結果。當我們得著他們成功的條件的時候,今日教會之所以失敗的原因,及如何恢復的道路也就會得著了。

摩拉維亞教會的特點



    1727年,親岑多夫與摩拉維亞的會眾們立定了一個協約,協約的三個重點為:著重主耶穌基督十字架的救贖大愛;著重聖靈充滿;並著重將自己奉獻給上帝,活在聖靈的引導之下。這成了後來摩拉維亞弟兄會復興的主要特點,他們尊重聖靈的主權,重視重生與悔改的主觀經歷,並為著福音火熱。他們十分注重禱告和唱詩。

     1727年,有48位弟兄姊妹奉獻自己,開始了晝夜不斷的守望禱告,為全世界的傳道工作守望,長達百年之久。除了禱告之外,他們也十分注重唱詩。親岑多夫所寫的詩歌不下二千首,十分敬虔、屬靈。這些詩歌後來被查理衛斯理(Charles Wesley)大量翻譯運用,創作出許多不朽的佳作。「上帝的基督是我的義」,即是新生鐸夫的作品。

    此外,在宗派林立的十七世紀,摩爾維亞的弟兄們,願意放下宗派的成見,為基督作獨一的見證,實是一項大的恢復。他們的合一並不是在於外面的聯合,乃是聖靈的工作。他們的教會生活十分簡樸,彼此以弟兄姊妹相稱,無階級之分。他們棄絕一切的偶像,單純的仰望、禱告、獻身福音,並等候主來。他們十分重視兒童與青少年的工作,單身的青年弟兄姊妹分別住在弟兄之家和姊妹之家,接受成全。摩爾維亞教會對主的渴慕,以及聖徒間的彼此相愛,被認為是啟示錄中「非拉鐵非」教會的應驗。

合一後聖靈大澆灌



  復興的高潮﹐發生在1727813日星期三 ﹐那一天被視為摩拉維亞教會的五旬節﹐因聖靈澆灌在會眾中。

  那一天﹐羅澤牧師先在守望村傳講信息﹐然後與會眾一起步行一里路﹐到伯色杜夫教堂參加聚會。一路上凡是有間隔的弟兄姐妹﹐都互相認罪﹐求主赦免。等到在教堂唱詩的時候﹐人們很難分辨﹐什麼是唱詩的聲音﹐什麼是哀哭的聲音。

  親岑多夫帶頭跪下﹐會眾也隨著跪下﹐大家懇切禱告﹐並以懮傷痛悔的靈認罪。

  來自漢勒斯多城堡的蘇斯牧師(Pastor John Suss)站起來說﹕要祈求主拯救我們脫離分裂﹑宗派思想和分門別類的罪﹔要祈求主的大能保守我們﹐叫我們專一地倚靠寶血和十字架——我們救贖的根據﹐千萬不要倚靠我們個人的行為和功德。

   當大家懇切禱告的時候﹐突然間聖靈的的確確從天傾倒下來。究竟那天發生了什麼事﹐沒有一個人能用人的話語說得清楚﹐當會眾離開教堂時﹐他們分不清身在何處﹔是在地上﹐抑或是在天家﹖親岑多夫說﹐在那一剎間臨到眾人的﹐使所有在場的信徒都感覺到基督與每一個人緊密地靠在一起。

  聖靈澆灌的時刻﹐813日早晨十時﹐守望村的兩位負責弟兄——克里斯謙大衛(Christian Devid)和梅爾喬奧聶克文(MeIchior Nitschmann)——正在60哩外的撒伯拉(Sablat)的同一間孤兒院﹐突然裡面有一種強大的力量﹐催促他們要跪下禱告﹐他們兩人也就順從裡面的催促而跪下禱告。當這兩位弟兄回到守望村的時候﹐一查問究竟813日 在守望村發生什麼事﹐才知道那天弟兄姐妹合而為一﹐才知道那天守望村成為基督的會幕﹐弟兄姐妹被聖靈同浸在愛裡﹐才知道那一天上帝行了大事﹐聖靈澆灌在會眾之中。

  親岑多夫和大家一致認同﹐那一天是摩拉維亞弟兄們的五旬節。